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大语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大语博客

曾凡云:“一学就会”和“一学就废”

作者:曾凡云 文章来源:投稿 点击次数:601 次   更新时间:2023-9-9 文章录入:永伏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则视频,一位教官在军训中给一群来自广东或者是广西的平时用粤语交流的学生进行军训。

在军训的过程中,学生要求老师说粤语,但是教官无法用粤语进行教学,只能用普通话进行教学,学生说:“听又听不懂,学又学不会”,其中“会”字,学生说成了“废”。

对于汉语语音教学,这个发音说清楚了,其实也不难。“会”的声母是“H”,“废”的声母是“F”,“H”和“F”的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不一样,“H”是舌根音,而“F”是双唇音。教官没有这样的专业知识,只是从自己发音的经验出发,觉得这个发音很简单。先让学生分别发“H”,“F”,然后用了一个成语“一学就会”。从教学的角度来说,并没有问题,一是重点突出,二是分解了难点。

在视频中,教官教了几遍,学生都毫无例外的发错音,尤其搞笑的是学生把“一学就会”清晰地说成了“一学就废”。

这下把教官整不会了,学生也特别着急,而且学得特别痛苦。

从教学的过程来说,教官不能说不努力,不能说没想办法,学生不能说态度不端正,没有下功夫,但视频中教官和学生都非常痛苦,双方感受到的都是失败的教与学的挫折感。

套用一句大家都熟悉,被某些专家认为是非常正确的话“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

也许在这种场景下,教官不太认可,学生也不太认可。其实,我也不太认可。

但这种所谓的教学,只是我们教学中的一个缩影,把老师教废了,学生也学废了。

我们能不能调整一下思路,别让教官教这群学生这个了,教一些他们一学就会的东西。

在生活中,我们有这样的常识,牛和羊都是草食类动物,如果给他们提供新鲜嫩绿的草料,他们会吃得很欢;而鹰和狼是肉食类动物,如果给他们供给肉食,不管是新鲜的,还是有点腐化的,他们都吃得津津有味,既使肉中有我们认为难啃的骨头,他们也会欣然接受。如果换一下,让牛和羊吃肉食,给鹰和狼投喂草料,他们还会高兴么?也许,我们得配备一名专业的兽医随时作好抢救的准备。

动物有自己的喜好,人也一样。我们常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天生动手能力强,有的人确实不爱运动,身体协调性不强。有的人学习歌曲,听一遍就会,有的人做数学题,无论如何刷题,一到考试就是不会。

尽管我们都知道,一个人全面提高,对个人的发展有好处,但有些人确实属于专才,如陈景润、韦东奕。我真的不能想象,如果让在北大神一般存在的韦东奕去做木工,或跑滴滴,他会有什么样的成果?即或是让他去中小学做老师,又会是什么效果?

教什么不好,非要教大家学不会的;学什么不好,非要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死嗑。

记得前些年,一所特殊学校让一群失聪的学生,排练了一曲舞蹈“千手观音”。那美仑美奂的表演,惊艳了很多人。作为一种教学的尝试,或打开失聪群体的就业面,或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群体、尊重这个群体,确实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从训练过程来说,我不知道,对这群学生来说,他们能如正常的人一样,在训练和表演中体会到音乐和舞蹈的美妙么?

现在有些人经常说要对学生进行启发式教育,启发式教育的核心是“不愤不悱,不启不发”。对于中小学,尤其是小学的学生,老师多一点引导可以,但是,对于已经成年的学生,则更多的是让学生进行思考,也就是批判性思维的训练。让学生心中有“愤”和“悱”。有了这些,学生自然就会主动去思考,主动去发现,主动去学习,主动去训练。

最核心的一句话是“我愿意”。是呀,“千金难买我愿意”。

现在提倡“工匠精神”,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能在一个领域或是一件小事上精益求精,做到极致,那也是某一领域或某一方面的专家或成功人士。

记得在上海世博会期间,逛过一次古玩市场,市场里有来自国内外的消费者。我看到一个摊位前有一位很小的店员,店里当时没有顾客,于是就跟他聊了起来,在聊天的过程中,知道他来自安徽,初中读了一年就来这个市场了。英语就会说yes”、“No”和“Ok”。正聊天,来了一群外国人,借助计算器,他们就开始了讨价还价,在一顿猛烈的计算器的键盘声响后,他完成了三单买卖。

如果他高中毕业或大学毕业,英语可能会有很大的提升,但像他这种不爱读书的孩子,也许就不敢跟外国人用计算器交流了。或许正是因为英语不好,他在短时间内就有了三单的成交。

但愿我们的职业教育,能多教一些一学就会的内容,少一些一学就废的所谓的“有用”的东西。我们的职业教育及职业从业者,真正“做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能在劳动中感受到劳动的乐趣,感受到成功的喜悦。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6264156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