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笔耕园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笔耕园地

张友文:父亲的两句“名言”

作者:张友文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次数:193 次   更新时间:2024-6-10 文章录入:永伏
        一年一度的端午节悄然而至,父亲节也就快到了,人生真快!
        吃皮蛋自然会想起父亲。那年的端午节前夕,我坐在皮蛋篓子上,皮蛋篓摞在板车上,父亲在前面一边步行,一边使唤着叫驴。皮蛋篓是用竹片扎的,上面还有大小不一的洞眼。稚嫩的屁股坐在上面远远没有椅子舒服,还不如下车与父亲同行。父亲却说在下面走不安全。父亲所说的“不安全”,现在想来估计是担心我走丢了,倒是不必担心被车撞,因为那时自行车都鲜见,更不必担心被拐卖。那时的社会风气好着呢!说实话、讲良心和做好人是那个年代的最低标准,现在似乎成了最高标准。
      到了松滋南海磨盘洲小镇桥头的拐弯处,我已被日头晒得浑身冒汗。我朝父亲高嚷肚子饿。那时没有手机,据估算应该是上午9时至10时之间。父亲立马把叫驴叫停,然后用撑棍把板车的一只把手给支起来。接下来,父亲把我从皮蛋篓子上抱下来,并提醒我小心篾片。
      清楚地记得,父亲是用红把子钳子把皮蛋篓子细铁丝给拧开的,其中一只把子的绝缘皮还掉了。老人家一只手就掏出了三个带有粗壳和石灰的皮蛋,还帮我把皮蛋剥开。脱了外壳的皮蛋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透亮,与珠宝没有什么两样。皮蛋的清香依旧还记得,可谓沁我心脾,可算作是我已知人生中味道最美的三只。
     父亲在一旁微笑着看我吃,不时地提醒我慢点,还说又没有与你抢。一口气就把三个皮蛋给消灭掉了。末了,父亲问我还吃不吃?我只是“横点头”。父亲在用铁丝把皮蛋篓锁上之前,还特地从路边徒手扯了几把青草把三个皮蛋的空档处给填实。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父亲也是有智慧的。如果不这么整一下,板车在不平坦的乡间小路上行驶,好皮蛋就会变坏。人亦然!“人之初性本善。”人本质上并不坏,是因为条件具备了才变坏的。像我父亲这样老实木讷的搬运工想变坏还没有机会呢!
     现在回想起来,最后悔的当时怎么没有给父亲一个皮蛋呢。我与父亲一同从家中启程,父亲也没有吃早饭呢,何况父亲还在干活。

     到了食品店,父亲在下货前就主动地换出几角钱(好像是三角钱)赔付我吃的三个皮蛋……

      前几天,中餐时分暴雨如注,夹杂着电闪雷鸣。打中饭只能等一等。雨实在大,空中的水往下倒。想想那些在外面谋生的人,譬如送外卖的,他们苦啊!我在家中不淋雨不吹风,多么幸福!本人并非命好,无非是比他们多上几年学、多读几本书而已。我只能对那些在暴雨中谋生的国人抱以同情之心,却不能帮他们减轻任何痛苦。
      当年的父亲拖板车,苦得无法用语言描绘。特别是高温的夏天最难受。一种情况是暴雨把土路给淋湿了,板车轮子无法在泥路上前行,可能父亲要在露天的野外忍饥挨饿地守一晚上的货物。第二种情况是爆胎了。父亲在没有任何遮挡物的野外将笨重的货物卸下来,然后下车轮子,再把破胎下下来。在寻找板车胎上的破洞眼之前,先到附近沟渠用塑料帽子舀一点水,接下来是坐在滚烫的地面上用锉子锉胎,等到把胎口磨平后再上胶水。那个年代的胶水不像现在这样干得快,估计要等半小时到一小时……那时从我们家通往新江口松滋县城的路是土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县城则是沥青路,夏天踩上去不仅粘乎乎,还烫脚板心。
      父亲当年是如何活下来的,真的不敢想象。哪怕是这么苦的活路,仍然有人眼红,正如“荒田无人耕,一耕有人争”一样。当年松滋小南海永合公社要成立搬运小组,各生产队竞相推荐人选,犹如现在各个单位推举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一样,但是有些人却吃不起苦、舍不得下力,自然选不上,父亲被相中后,就有人在后面捅屁眼!(这些情节,是从我母亲日记摘取的)
      父亲还有两句“名言”让我受益终生。第一句:读书就是存银行。第二,如果不早起,就是大水流来的东西,也被他人拾走了。
       父亲这本厚书值得我用一生去阅读。老人家寿命并不长,64岁就走了,但是我以为父亲还是有一定厚度的。如果说应该从母亲身上学习智慧与勇敢的话,那么应该从父亲身上学习其勤劳与坚韧。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6334246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