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笔耕园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笔耕园地

“双十一张友文”喜欢猪脸肉

作者:张友文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次数:349 次   更新时间:2019/10/22 文章录入:朴双


“双十一张友文喜欢猪脸肉”不再是一个秘密,不仅是因为猪脸肉”与酒并置,绝配!更主要是能从猪脸肉”这一定义中获得些许人生启示,即猪都有脸,人就更加要脸了。不时地对学生说:“宁让身受苦,不让脸发烧”;“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诗经·庸风·相鼠》)。在我的家乡湖北松滋——白酒“白云边”的产地,“猪脑壳肉”称谓至今依然流行,如今我却执意要把“猪脑壳肉”更名为猪脸肉”,不是因为固执使然,也不是我有了话语权,更不是时位之移人也,毕竟我总是教导我的学生要像人一样活着,自己就得率先垂范、为人师表,且从细节入手。易中天在《请问,我可以讲几句真话吗?!》中不也是这么说的么?人活在世上,不能见风使舵、趋炎附势、指鹿为马、见利忘义,功利性不能太强。

当下教育是有问题的,应试教育依然盛行,譬如有家长、老师总是对学生说,好好学习,考上重点中学,再考上重点大学,然后找一个好工作,他们以为这样的人生就是完美的,实际上这种教法是错误的,把学生的思维给教坏了,完全忘记了人生应该怎么度过,忽略了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人生本来就是无意义和无价值,但是在打拼和奋斗之中,却能获得人生的意义和价值.STRUGGLE是累和苦,但苦中有乐,“乐与苦 ,相为倚伏者也,人知乐之为乐,而不知苦之为乐,人知乐其乐,而不知苦生于乐,则乐与苦相去能几何哉!”(刘基《苦斋记》)

所谓的“好工作”无非就是不用动脑子,不用冒险,不用吃苦,工作轻松,还能拿高薪。天下哪有这么美好和轻松的事情呢?人类历史长河中,那些做了一番事业的,哪个不是历经系列而重大的磨难与挫折呢?“人前显贵,人后受罪”,千古之理!

“读书就是为了就业”,“读书就是为了找一个好工作”,这个教法把学生的思维完全给教坏了,而犹太妈妈教子就不是这样,人家是教导孩子迎难而上,找难做的事情去做才容易做成……

我对学生总是说人生并不轻松!从古至今,从皇帝到下等臣民,从国家领导人到普通老百姓皆然。如果他们像人一样活着,要脸地活着,他们都会活得非常沉重。只是在负重前行时,他们并不害怕、不胆怯,而是坚毅乐观地面对一路的不称心。

从思政课程到课程思政,路该怎样走?双十一张友文以为从猪脸肉”的定义入手,应该不会错的。

说起猪脸肉”,年关杀年猪的情景自然浮现在脑际。小时的年关是我们最期许的,一帮小朋友最喜欢围观杀年猪,并非欣赏那血腥的场景,而是盼着猪尿泡。屠夫把刀放入肥猪的喉管后会大声嚷,闪开,闪开,原来师傅要甩刀了,他担心伤人。屠夫做活时,有的猪主人十分讲究,尤其是上了年纪的太婆,她会像城里人在中元节给亲人烧冥币一样,虔诚地烧上几张黄纸,一边烧,口中还一边念念有词。当然,杀鸡时也是如此,并说:“公鸡,公鸡,你莫怪!你是我们家里的一碗菜。”

杀猪佬虽然做的是粗活,心善着呢,细着呢。他会把猪尿泡用热水洗净后丢给候了半天的我们。我们把此物丢入早已准备好的草灰之中,轮流用脚磨蹭,旨在把这个玩意儿磨薄。猪尿泡太厚了,如果不用脚磨蹭,里面装不了多少气,而且撑不开,飘不起来。如果用煤灰磨的话,效率会提高不少。那个时候,家里烧煤的不多,只好辛苦我们多费一些力气。那时,大家轮流用脚磨新鲜的猪尿泡,根本就没有脏不脏的概念。磨得差不多了,就直接用嘴对着尿道口使劲地吹,裤带都撑断……

一个让大家追逐游戏的气球就这么产生了,这是大家共同劳动的成果,是我们齐心协力制作的玩具,那种成就感是用金钱购不到的。窃以为,幸福的感受与金钱无关,而悲惨之事皆与金钱有染。

如今城里不可能看见屠宰畜牲,如果要玩球的话,几角钱就可购到。但是,这种不费力就可得到的玩具却少了诸多劳作感、成就感和价值感。有的人生来就拥有小车,与自己通过打拼换来的小车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至少限定的词语会不一样,坐在车上的感觉更是不一样。当然,要坐上自己的小车,还必须讲脸面,要用智慧和汗水换得。如果坑蒙拐诈肯定是不行的,迟早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此前,良心的制裁早已启动。

原来双十一张友文喜欢猪脸肉”还是有讲究的,旨在时时告诫自己:树有皮,人有脸。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1317724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