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大学语文 首页 入网须知
学会简介
大语博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大语博客

肖遂昌:我与二胡

作者:肖遂昌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次数:610 次   更新时间:2024-6-5 文章录入:珍珠鸟


   

   欣赏瞎子阿炳经典的二胡独奏曲“二泉映月”,让人如痴如醉,神魂颠倒,这毫不夸张。多少专业演奏家及民间艺人,拿着一把中国古乐器二胡,摇头晃脑、得意忘形地表情,不仅可以把人带进神圣的音乐的殿堂,也可以把人拉入历史的不堪回忆中。

    二胡,据说是唐代由西域胡人传过来的玄乐器,来自北方的奚部落,因此又称胡琴。后来胡琴发展出了二胡、中胡、京胡、板胡等十几个品种,二胡就是其中比较重要的一种,是一种中国传统拉弦乐器。

    我对二胡最早的认识和了解,可以追朔到60多年前,是我刚上初小的时候。在我原来大有庵老家住房的隔壁,有一个叫邹贤其的老师,他不仅囗琴、笛子吹的好,什么手风琴,小提琴,京胡,板胡,二胡等也拉得“呱呱叫”。他每每吃完晚饭后坐在自家门口,用二胡和板胡分别拉起各种歌曲以及专门用二胡独奏《江河水》、《良宵》、《赛马》等曲目时,几乎整个大有庵街上的男女老少都停止了手上的活,同他一起分享音乐带来的快乐。我从小耳濡目染,受了他的很大影响,曾拜他为师。开始是学吹口琴和拉二胡。有时,拿着他的胡琴,虽拉得不成曲,不成调,但他还是耐心指导。

    记得一次假期,母亲叫我提一小蓝子新鲜鸡蛋去岳口赶集,想换点零钱回来给她买针线。当我赶完集口袋里装着卖鸡蛋的十几块钱闲逛的时候,听到有拉琴的声音,便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看到街口一个乐器店,有人在那里选购二胡。我好奇地盯着不同样式,大小不等的二胡,突然间产生了想买一把二胡的冲动。我用仅有的鸡蛋换来的十块钱买了一把中等价格的二胡,兴高采烈地回到了家。结果可想而知,受到母亲的一顿打骂,但她还是容忍了我。

    文化大革命时期,所有学校停课搞运动,搞串联,我们中学生大部分时间是回家等待通知。我和也是中学生的同街同伴曾会山,经常一个弹三弦,一个拉二胡或一个拉二胡一个吹笛子,变着花样合奏一些流行歌曲,乐在其中,其乐融融。

    我当兵刚参加新兵训练的前几天,发现不远的地方经常锣鼓喧天、歌声嘹亮,后打听才知道那里是老部队文工团驻地。乘有一次休息,我走进了文工团。当时看到只一个老兵,旁边却横七竖八放着各种演出器材,我一下盯上了一把二胡,经向老兵战友打召呼,拿起二胡坐下来就开拉,调好弦后我拉的曲目是《良宵》,正兴趣高昂时,从外面冲进来另一个老兵战友,他对我大吼大叫到“你是谁?敢随便乱动我们的武器。”我立即放下二胡,垂头丧气地向他承认错误。没想到,他就是文工团团长。团长听说我是新兵训练营的小兵,没批评我,却叫我用二胡再拉一首喜欢的曲子,我也不客气,一口气拉完了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当我离开文工团,告别团长时,只听团长说,你这个小兵是一个乐队好苗子,如你想进文工团拉二胡,我申请把你要过来。

    新兵训练结束后,我并没有进老部队文工团,而是去做了老部队办公室文书。不久有一次乘首长们下部队基层检查工作没回,我拿出临时找文工团团长借来的二胡,一个人练起了《江河水》乐曲。正拉得兴浓时,首长突然从外面气冲冲地进来,不问青红皂白,把二胡抢到手恨恨地摔在地上,一时把我搞得不知所措,狼狈不堪。这以后,不仅丧失了我去文工团的幻想,也打击了我拉二胡的业余爱好。

    转业到地方后很多年,都没有再玩乐器,再拉二胡。一方面是因光忙于单位工作,另方面也是因没机会遇上知音。就在我己经完全淡忘了乐器,淡忘了二胡近半个世纪的时候,我所在单位开发部门决定办一间对内対外开放的高档歌舞厅。就在筹办歌舞厅期间,不知不觉让我重新燃起了对乐器,对唱歌,对二胡的再度挚热。我除了是歌舞厅经理外,还兼任歌舞厅乐队队长。拉二胡是我的特殊爱好,我就自然成了乐队专职二胡伴奏员。

    不久,我还专门花一笔大价钱买了把高级二胡,准备退休后在家自娱自乐。可是,就在我想入非非,异想天开的时候,别有用心的人状告我们开发部门有违规违法行为而接受上级调查,歌舞厅停止活动,有关人员(包括责任人的我)一律等待处理。这一下,让我灰心丧气到了极点。尽管后来得到公正对待,但我的那把高级二胡却被我自己当时一气之下扔到地下摔成了废琴。

    啊,这就是我与二胡“爱恨情仇”的故事。

     聆听并观赏《二泉映月》音乐视频时针对朱友珍同学提议联想而作。

 

                                                 ——肖遂昌  

                                                202465




入网须知加入收藏联系站长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网站访问量:6334335
版权所有:湖北暨武汉地区大学语文研究会 ∣ 站长:周治南 ∣ 技术维护:武汉珞珈学子